蒲绒绒

存脑洞,暂时停止写文章

老师催的紧,没时间干别的事了_§:з)))」∠)_。天天看文献,做实验。脑洞都存起来,可能只有放假有时间写了。(ಥ_ಥ)


对角巷里的男孩

时隔十一年,再次来到对角巷,感谢魔法界的守旧,所有的商铺店面石头路面看着都和自己第一次来这里时一样,细细的嗅着,空气中还能闻到那熟悉的蜂蜜公爵糖果店的牛奶糖的味道。

“詹姆斯,请你跑慢一些,你得让我们追的上你!”

耳边愤怒的女声将哈利的思绪从回忆中扯出,看着跑在前面横冲直撞的儿子,哈利头疼的揉了揉额角,再一次心中感叹那小子怎么一点都不像自己,梅林保佑,除了那一头柔顺了过了分的黑色卷发和对魁地奇的狂热爱好,那小子没有一点和他相似的,就连那一双眼睛也是漆黑的如此纯粹,不是自己的翠绿也不是金妮的湛蓝,他不记得波特家族中有谁有过如此漆黑的眼眸,或许他的曾祖母——薇薇安.布莱克.波特?

对此,他曾经在一次陋居聚会时开玩笑的随口抱怨过,然而他的妻子,也就是现在的英国魁地奇国家队找球手-金妮.韦斯莱.波特对他的言语大为惶恐,当场失手打翻了莫里妈妈熬了一下午蘑菇浓汤,语无伦次的解释者,而他的挚友现任魔法部司法所司长赫敏在安慰他妻子的同时朝他投了无数的眼刀,那一次的聚会也在哈利不停的道歉,金妮间歇的抽泣和詹姆斯与乔治的卖力耍宝中结束。鉴于此,哈利之后闭口不谈此类问题,他想,虽然儿子长相与性格与他不甚相似可是依然是自己的儿子不是吗,也许就像金妮所解释的,是隔代遗传或者如赫敏提出的那个麻瓜医学术语,叫什么,哦,对,基因突变! 看着儿子拿起最新飞天扫把—幻影2.0那兴奋的侧脸。哈利欣慰的笑了,但是,不论怎么样,他得到了他从小就渴望的东西——一个家庭。哈利渴望家庭,所以他也珍惜家庭。他爱他的儿子,爱自己的妻子,如同家人般的爱。

再一次在心中默默吐槽:“或许是那个没鼻子的怪物对自己下了诅咒,要不然自己唯一的儿子为什么会长得那么像少年期他的头号死敌——汤姆.里德尔或者更著名的伏地魔,”撇了撇嘴,他不禁想起了少年时期的另一个死敌——德拉克.马尔福,一瞬间,往事一幕幕涌上脑海,苦笑一声,哈利觉得自己一定是老了,他把心中那一瞬间的开心归为中年人对少年时期的追慕。

终于金妮忍无可忍的松开挽着他的手臂,去抓扎进笑话商店的儿子,想到詹姆士上次用从笑话商店偷渡的骨头炸弹将自家金毛的脸炸成了狮子,哈利无奈的摇了摇头,站在街口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等待着,要知道,虽然十一年过去了,可是人们对于战争英雄的狂热似乎是一点未减,更不用提哈利现在的另一重身份,魔法执行司司长,用预言家日报的话来说就是——下一届魔法部部长最具竞争力的选手。于是为了躲避狂热的粉丝和各种谄媚的政府人员,哈利出来会习惯性的待在不引人注意的小角落里。

然而这时从他身后小巷传来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对这个声音,哈利在熟悉不过,年少时他被达利一伙围追在墙角下,模糊不清的辱骂声,拳头落在肉体上的声音与自己痛极了时溢出的闷哼声。天生的正义感与年少时被欺压的不堪回忆涌上心头,哈利抽出魔杖对自己使用了一个幻身咒,随及走入小巷,走的近了,原本那些辱骂声也变得清晰,只见一个壮壮的黑发少年用力的将地上被打的黄褐色头发的少年紧紧护在怀中的书用力扯出,看了一眼书名后,将书大力撕扯成两半,扔在地下,用力踩下,而恰巧踩上了黄褐色头发少年欲去拾书的手指,一边恶意的碾压一边轻蔑的说:“你这个该死的小食死徒,臭哑炮,没娘的小杂种,都没有收到霍格沃兹的录取通知书,要这本魔药书有什么用,和你那下贱的父亲一样,只会用一张脸蛋去骗人,怕是又用了什么花言巧语从拜格拉斯先生那里骗得了这本书吧。”下一秒那黑发男孩却突然惨叫一声,原是那原本瘦弱的孩子用力咬在了他的腿上,黄褐色头发男孩慢慢爬了起来,瞪着一双杏仁状的翡翠绿色的眼镜,虚弱却坚定的一字一句说道:“请不要侮辱我的父亲。”或许被男孩骇人的气势所吓倒,周围的三个男孩停止了施暴,为首的男孩气急败坏的骂着:“谁都知道你那食死徒父亲就是一个婊子!”说着一个拳头就要抡上去,见此哈利,急忙给那男孩施了一个铠甲护身。而打人的三个男孩见有人来,迅速的逃跑,慌乱中丢下了刚刚抢夺的钱袋与魔药书。

见到哈利帮自己赶跑了混混,黄褐色男孩真诚的说了句谢谢,就蹲下捡拾散乱一地的东西,哈利看着男孩落满了脚印的长袍与奇异的扭曲着的手指,不禁蹲下帮男孩一起整理,待男孩站起身后道谢转身后,哈利不由得上前扶住男孩的肩膀:“孩子,让我帮你治疗吧,你这样回家,就不怕你的父母会担心吗?”或许是最后一句话起了作用,男孩转过身点点头,于是哈利挥了挥魔杖,施了一个清理一新,又拿起小男孩的手念了一句愈合如初。再抬起头,准备摸一摸这个与他有着相似经历的可怜男孩时,手却停在了半空,震惊的看着男孩的头发,没了泥浆之后的发丝是如此的耀眼,在透进巷子的一束阳光的照耀下显现出铂金的色泽。于是在男孩疑惑的眼神中,哈利僵硬着问出:“孩子,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虽然困惑哈利的举止,但男孩仍然矜持有礼的回到:“斯科皮斯.马尔福,很高兴认识您,先生。”